上海粢飯糰

IMG_6423

十多年前,我在上海一家地產公司實習了兩個月。那時住的地方近大學校園,多的是價廉物美的小攤子;公司雖然位於全上海最繁盛的淮海路商業區,但只要懂得鑽進橫街小巷、住宅小區,一樣有平民化的早點。我每天早上就在粢飯、煎餅果子、小籠包、生煎包、鍋貼、薺菜肉餛飩、蛋餅、鹹豆漿、梅乾菜包、葱油餅、辣肉麵、麻醬麵、大排麵、燒餅、麻球、油條、手抓餅之間來來回回,舉棋不定,真的很痛苦啊——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花雕醉雞卷

IMG_0559.JPG

            我不懂品酒,但酒量卻是挺好的。成年之後,我喝酒的次數一隻手算得過來,但一到了意大利這個酒香迷人的國家,與好友去bar來杯小酒聊聊天,就變成很日常的事。

 

意大利的bar並不是男男女女在舞池中間拿住酒杯搖搖曳曳那種,而是很時尚健康的社交場所:晨早是提供咖啡麵包三文治,中午有意大利麵和pizza等輕食,到了傍晚就是aperitivo時段:點上一杯雞尾酒,bar提供芝士、火腿、麵包、沙律、炸海鮮給客人下酒。Aperitivo其實是晚餐前喝點餐前酒、吃開胃點心的時段,不過大多時候跟朋友聊得太開心,把晚飯都給忘了。有一次全班同學約了aperitivo,由傍晚6點喝到晚上11點,小菜點了一盤又一盤,紅酒白酒沒停過續杯。意大利的酒真好喝,結束了才發現自己喝了整整一瓶紅酒加大半瓶白酒。雖然走得搖搖晃晃,但臉也不怎麼紅,神志清醒地走了半小時回家去。自此,雖仍不貪杯,卻也開始欣賞好酒的醇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