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鑊飯

IMG_6642

            我在意大利讀語言的時候,很多同學都是西班牙人,或是來自南美說西班牙語的國家。他們在學校的表現非常活潑主動,即使是Beginner的課堂,都能與老師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對話,而我們這些亞洲學生一個字也聽不懂,往往呆坐一旁,很是鬱悶。不過,這些可愛的同學不論是來自西班牙、墨西哥、委內瑞拉、阿根廷還是秘魯,性格均開朗明媚、和善可親,首先向我解釋西班牙語和意大利語均與拉丁同源,兩者非常相似,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甚至可以各自用自己語言跟對方溝通;他們常在宿舍吱吱喳喳的跟我說西班牙式意語,熱烈討論我們一起去其他城市玩的細節,我老是要提醒他們說慢一些。最高峰時期,我5個housemates都是說西語的,他們除了說着與意語極為相似的語言,民族性跟意大利的也很像:無酒不歡、奔放貪玩、俏皮幽默,但大多都信奉天主教,在一些原則上很是保守和堅持,例如,婚前性行為;例如,家庭凝聚力,無論多大都是mama’s boy;但,西班牙大鑊飯paella跟意大利的risotto完.全.不一樣。這一點,他們超堅持的。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上海粢飯糰

IMG_6423

十多年前,我在上海一家地產公司實習了兩個月。那時住的地方近大學校園,多的是價廉物美的小攤子;公司雖然位於全上海最繁盛的淮海路商業區,但只要懂得鑽進橫街小巷、住宅小區,一樣有平民化的早點。我每天早上就在粢飯、煎餅果子、小籠包、生煎包、鍋貼、薺菜肉餛飩、蛋餅、鹹豆漿、梅乾菜包、葱油餅、辣肉麵、麻醬麵、大排麵、燒餅、麻球、油條、手抓餅之間來來回回,舉棋不定,真的很痛苦啊——

Continue reading

意大利牛肝菌燉飯 Risotto ai funghi porcini

img_5477

 踏入初秋了。

 

一早一晚,涼風吹起,很多人這時候都去找蛇羹吃,我倒是很喜歡做意大利燉飯(Risotto)。意式燉飯其實四季皆宜,艷紅的番茄燉飯、鮮美的海鮮燉飯也很有清新的夏日氣息;但一碗熱熱的牛肝菌燉飯,捧在手上,每顆米飯都裹着濃稠的雞湯,一口一口,貪婪地吃着,吞下去溫溫熱熱的,把暖意擴散至全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