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烤煙燻紅椒蜜汁肋骨排

IMG_1341 2.jpg

 

            入秋,涼風漸起。架起炭爐,黑炭燒得正旺,劈啪作響,燻得空氣中有暗香浮動。烤架攤上醃好的肉類,「嗞」的一聲,炙熱火焰一下子就把肉的表層封住,讓肉汁都留在裏頭。過一陣,黑炭發白,烤爐溫度降低,先把薄身易熟的牛扒香腸取出享用,留下大大件的雞隻和肋排,慢慢燜燒。烤肉的煙燻香氣隨着秋風吹起,使空氣飄散着一股野性迷離的味道,在微涼的秋天,聞着使人感覺特別溫暖。

Continue reading

西班牙大鑊飯

IMG_6642

            我在意大利讀語言的時候,很多同學都是西班牙人,或是來自南美說西班牙語的國家。他們在學校的表現非常活潑主動,即使是Beginner的課堂,都能與老師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對話,而我們這些亞洲學生一個字也聽不懂,往往呆坐一旁,很是鬱悶。不過,這些可愛的同學不論是來自西班牙、墨西哥、委內瑞拉、阿根廷還是秘魯,性格均開朗明媚、和善可親,首先向我解釋西班牙語和意大利語均與拉丁同源,兩者非常相似,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甚至可以各自用自己語言跟對方溝通;他們常在宿舍吱吱喳喳的跟我說西班牙式意語,熱烈討論我們一起去其他城市玩的細節,我老是要提醒他們說慢一些。最高峰時期,我5個housemates都是說西語的,他們除了說着與意語極為相似的語言,民族性跟意大利的也很像:無酒不歡、奔放貪玩、俏皮幽默,但大多都信奉天主教,在一些原則上很是保守和堅持,例如,婚前性行為;例如,家庭凝聚力,無論多大都是mama’s boy;但,西班牙大鑊飯paella跟意大利的risotto完.全.不一樣。這一點,他們超堅持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