鍋燒小薯仔

IMG_0532.JPG

            我和母親、妹妹一起住。三個人,三種口味,吃飯時總要互相遷就。比方說,我媽媽不吃辣、不喜香料,三人同枱的飯桌上就很少出現孜然羊肉、口水雞這些濃味重辣的菜餚,連咖哩雞都不放辣椒,要放椰奶做成溫和版;妹妹怕骨,不吃魚、不吃雞,媽媽做了清蒸魚就會把魚放在餐桌近自己那邊,白切雞也是。有時候,媽媽去了旅行,或是妹妹約了朋友吃飯,在whatsapp丟下一句「我不回家吃飯了,你自己搞定」,我絕對沒有被拋棄的感覺,反而興奮得要跳起來,因為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口味的菜色了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