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牛油酥餅

IMG_2062 2

            我是不喜歡吃零食的。同事去日本韓國泰國歐洲旅行買了手信回來,我可以擱在桌上三個月都不動一下,坐在我後面那零嘴吃不停但很瘦很瘦的妹妹往往看不過眼,搶去吃了;一包薯片放家裏一個月,一家人都吃不完。我主要是不喜歡糖果、餅乾、薯片放進嘴裏,一咀嚼,就把口水都吸乾的感覺;各種糖分香精吃得口腔非常不舒服。然而,最近被朋友請我吃過這個:

Continue reading

黃金菠蘿包.可可抹茶金龜菠蘿包

IMG_2008 2

IMG_2017 2

            還未過年,我家的雪櫃已被鋪天蓋地的各式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椰汁糕黃金糕棗泥糕紅糖年糕攻陷。去年,我還很優哉悠哉地做了蘿蔔糕芋蝦,團年飯有改良版的茄汁煎蝦碌。自家手做的食物自有其魅力,我家人不多,但也很從容地吃光了。2017年,我媽的社交圈子變得非常廣闊,往往比我還忙,不是約了哪個阿姨喝茶,就是去唱K、打乒乓球、去旅行,天天如過年般開心。媽媽的朋友都熱情大方,送起禮來毫不手軟,我家雪櫃現在塞滿了華麗X椰汁年糕、添好X蘿蔔糕、美X年糕、鴻福X芋頭糕、聖安X黃金糕、各家媽媽自製的棗泥糕和年糕,還有其他從街市雜貨店買來的零零碎碎糕點。大家都懂得精明的送禮之道,例如根本沒人喜歡吃但不知為何每年還有人送的藍罐曲奇、瑞士糖和嘉頓家庭什餅,總是A送我藍罐曲奇,我轉手就送給B;我送瑞士糖給C,C就會轉送給A,三三不盡,六六無窮,生生不息。今年的糕點,媽媽留下朋友自家製的,其餘悉數送人,但不敵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最近我們吃糕已吃得嘴歪歪,心裏不禁哀嚎,難道真的日日吃糕到正月十五嗎?姨媽姑姐來拜年,各種糕一字排開任揀嗎?一想到那畫面就飽了八成。

 

Continue reading

Tiramisù 提拉米蘇

IMG_1095 2.jpg

           

            Tiramisù。Tirami。意大利語的「tira」是「tirare」的變形,意即「拉」(pull);「mi」就是「我」;「」是介詞,是「up」的意思。三者加起來,就是「拉我起來」。我很好奇一道甜點為甚麼會叫「拉我起來」,於是上網搜資料,結果眾說紛紜,「拉我起來」說着說着變成「帶我走」,然後開始穿鑿附會,甚麼意大利士兵奔赴戰場妻子給他準備tiramisù讓他上戰場吃啦 (吃的時候應該老早餿掉了)、一個男生愛上一個女生於是為她做tiramisù然後女生感動到嫁給他啦 (我也給很多人做過蛋糕啊怎麼就沒人嫁給我),於是tiramisù變成了「愛情的滋味」,以marketing角度的確冧死港女。其實也對,tiramisù的內餡軟軟滑滑,就像戀愛般香甜入心,浪漫起來又似tiramisù那一絲絲酒香教人微醺,拌嘴吵架後就像咖啡可可一樣苦澀,五味雜陳。不過,我還是相信tiramisù的來源並沒有這般骨痺,應該是咖啡和可可有提神作用,再配上柔滑如絲的乳酪內餡,美味得有如被天使溫柔地拉上了天堂。

Continue reading

櫻花抹茶漸層奶凍

IMG_6591

            自從做過櫻花青檸芝士蛋糕,就迷上了櫻花飄溢的美態。於是,我心癢癢的想挑戰近年大熱的櫻花水信玄餅。跟櫻花青檸芝士蛋糕上那層櫻花啫喱做法幾乎一樣,只是魚膠粉換成寒天粉,不過難做多了——難不在製作過程,而在倒扣上碟的技巧。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笨手笨腳的,所以多做了幾個,看看能不能扣出一個完整的,起碼一個。3個之中,我不負眾望地掰爛了前兩個,因為玄餅仍黏住模具;我搓搓手心,取出風筒,開暖風吹向模具,讓玄餅表層溶化一點點,然後,非常小心地一掀——

Continue reading

抹茶棉花糖

img_5702

 

        蛋,從來都是廚房裏最神奇的食材。它便宜、營養、做法多樣,可煎可煮可炒可燉,即使家裏彈盡糧絕,只要雞蛋尚存,不論是在即食麵上放隻煎蛋,還是做個簡單的蛋炒飯,甚至可以做燉蛋作飯後甜品,總能使貧乏無聊的一餐變得豐富起來,堪稱廚房的最後防線。

 

        雞蛋在甜點烘焙界的地位也不容忽視。你能想到的糕點都幾乎有它的存在:蛋糕、曲奇、麵包、布甸、雪糕、法式多士;較為特別的是,烘焙點心有時會將蛋黃蛋白分開使用,玩出各種花樣:蛋黃是極好的乳化劑,能把水和油混和成一體,雪糕中的牛奶和忌廉就是靠蛋黃裏的脂肪乳化,形成幼滑的口感;蛋白在拂打的過程中包裹大量空氣,讓天使蛋糕、戚風蛋糕在焗爐裏烤出蓬鬆綿密的效果。然而,使用了蛋黃或蛋白,它的另一半怎麼辦呢?

 

Continue reading

Matcha Madeleine 抹茶瑪德蓮小蛋糕

life-078

            週末深夜,夜闌人靜。家人都睡下了,第二天也不用上班,難得的輕鬆時刻,我很喜歡躲在廚房裏,靜靜地烤點蛋糕曲奇。從雪櫃掏出雞蛋、牛油,架起Kitchenaid,篩麵粉,秤砂糖,準備工夫煩瑣細碎,卻是紓緩壓力的極佳方法。

今次做的是Madeleine,抹茶味的。材料、步驟都簡單,但正因為簡單,用料和技巧都需要講究,才能做出純粹的美味。Madeleine是法國最家常的甜點,下午茶時間,大人喝茶,小孩喝牛奶或果汁,都以Madeleine為茶點。新鮮出爐的Madeleine,貝殼狀外形,表層有點脆,一掰開,蛋味和牛油香一併迸發,讓人忍不住一個接一個地吃。自這款甜點傳至國外,便開始衍生不同口味,朱古力、蜂蜜、鮮橙、藍莓、薰衣草、伯爵茶。我在廚櫃翻出了在奈良買的抹茶粉,一打開罐子,是亮麗的淺綠色,微澀的滋味正好平衡Madeleine的濃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