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鹽黑糖燕麥拖肥曲奇

IMG_6097

IMG_6093

            由大學時期開始涉獵甜點烘焙,逐步逐步向高難度挑戰。蛋撻的撻皮,要以最少的動作最快的速度,把麵粉和牛油「捽」成麵糰,別讓指尖的熱力影響撻皮的酥鬆;麵包,要搓揉出漂亮的筋性,調配合適的發酵溫度,懂得看烘烤時的火候;多層忌廉蛋糕,天啊,烤出一個綿密鬆軟的海綿蛋糕,平均片開,把忌廉逐層抹平、唧花,要求的技巧多樣,需要大量練習。失敗得愈多,就愈有動力去把它做好,然後愈做,就愈覺得好玩。歷盡千帆,經過各式高難度烘焙洗禮,有時也會懷念大學時期最常做的曲奇、muffin和brownie。

Continue reading

脆脆鮮奶球

img_5435

            我並不是一個很喜愛吃麵包的人。琢磨第二天早餐吃甚麼,是我每天晚上最熱衷做的事:皮蛋瘦肉粥、雞湯米粉、涼拌米線、炒滑蛋配巴伐利亞白香腸,最重要是一杯moka壺煮出來的咖啡。帶着這樣的念想,流着口水進入夢鄉,第二天再艱難也能爬起床。麵包,似乎從不在我的早餐名單上,即使出去連鎖店吃早餐,也會要求店員把多士換作蘿蔔糕。麵包店賣的,不論菠蘿包雞尾包豬仔包墨西哥包,咬下去都是「來又如風,離又如風」,吃完就像一陣風般吹過了無痕,獨殘餘一股人造香精味於舌尖上空餘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