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朱古力拖肥瑪芬

IMG_1393 2.jpg

 

            香蕉是我最愛吃的水果。香甜、軟糯、飽肚,不比柑橘類水果般肉汁豐盈但味道帶酸,香蕉每一口帶來的都是實實在在的質感,那口感有時甚至讓我以為我在吃肉。買香蕉回家的話,我通常都買生的,然後放室溫,讓它們慢慢長出梅花點變熟。唯一的不好處是,買回家時全部青綠綠的,還不能吃,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冒出梅花點,一家人吃蕉的速度趕不上它們熟成之快,香蕉沒兩下就變黑了,軟爛到一拿起剝皮就要跌落地上。面對一堆熟爛到發黑又一時吃不完的香蕉,把它們通通壓爛,拌入麵粉,放進焗爐裏烤就對了。蛋糕、麵包、曲奇都可以用香蕉來做,但最簡單順手的,還屬American Muffin。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清邁咖哩麵 Khao Soi ข้าวซอย

IMG_6529

            四月的清邁,沒有一絲白雲的澄藍天空,陽光直直的打在地上,炙熱無比。離開空調的涼快,走到室外一站,立刻大汗淋漓。沒有空調的食肆,把風扇調至最大,仍驅不散那股悶熱,所以都只做早餐生意,早上十點多就關門,到日落之後才會重開。然而就是這些沒空調的小店,構成了我每次清邁之旅的美味回憶。

Continue reading

蝶豆花芒果糯米飯

IMG_6341.JPG

 

            當全世界都以不吃米飯來減肥,我卻是個很愛吃米飯的人。米飯看似平淡無味,但我覺得其實它才是一頓盛宴的主角。做一大桌子好菜,紅燒肉、麻婆豆腐、葱爆羊肉、三杯雞、螞蟻上樹、京醬肉絲、涼拌雲耳,若沒有一碗熱騰騰的白米飯,食慾已頓時減了一半;沒有白飯襯托,佳餚都失去美味。

 

            然而,相比起以白米飯下菜,我更愛吃糯米。糯米暖胃,對我這寒底的身子其實更適合,但一向有傳說糯米難消化,媽媽又不愛吃,家裏很少做,唯一例外應該是冬日限定的臘味糯米飯吧。直至上個月自己一個跑到清邁度假,才發現糯米有其獨特的滋味。糯米以清水浸透,入蒸籠,大火隔水蒸熟,一顆顆米粒晶瑩剔透,咬着煙靭,還能吃出一絲甜香。在路邊攤買烤肉、青木瓜沙律,還是在餐廳吃咖哩和蝦醬通菜,在白飯和糯米飯之間我一定選糯米飯,而店家總會投下一個「你真識食」的眼神。糯米飯不用碗,用一個小小的竹籃奉客,溫溫熱熱的,手指捏起一小球,沾滿咖哩汁、烤肉汁,或青木瓜沙律的酸甜魚露汁,一口吃光。糯米飯比較乾身,完全吸收了醬汁的味道;有嚼勁的口感讓人愈吃愈滋味。

 

Continue reading

青檸椰子杏仁餅雪條

FullSizeRender (54)

我小時候並不算很喜歡吃雪條。那時候的雪條口味也不多,鑽進雜貨店,滿滿的冰櫃擺了各式雪條,紅豆、綠豆味的,還有朱古力脆皮雪糕雪條。紅豆綠豆雪條其實就是把紅豆沙、綠豆沙倒入模子裏冰起來,媽媽說紅豆清熱,綠豆消暑,一樣正氣,很少讓我吃朱古力脆皮雪條,一直到長大了才嚐到用牙齒咬下脆皮那種「咔嚓」的滋味。不過女生吃太多冰品不好,後來也漸漸少吃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