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ramisù 提拉米蘇

IMG_1095 2.jpg

           

            Tiramisù。Tirami。意大利語的「tira」是「tirare」的變形,意即「拉」(pull);「mi」就是「我」;「」是介詞,是「up」的意思。三者加起來,就是「拉我起來」。我很好奇一道甜點為甚麼會叫「拉我起來」,於是上網搜資料,結果眾說紛紜,「拉我起來」說着說着變成「帶我走」,然後開始穿鑿附會,甚麼意大利士兵奔赴戰場妻子給他準備tiramisù讓他上戰場吃啦 (吃的時候應該老早餿掉了)、一個男生愛上一個女生於是為她做tiramisù然後女生感動到嫁給他啦 (我也給很多人做過蛋糕啊怎麼就沒人嫁給我),於是tiramisù變成了「愛情的滋味」,以marketing角度的確冧死港女。其實也對,tiramisù的內餡軟軟滑滑,就像戀愛般香甜入心,浪漫起來又似tiramisù那一絲絲酒香教人微醺,拌嘴吵架後就像咖啡可可一樣苦澀,五味雜陳。不過,我還是相信tiramisù的來源並沒有這般骨痺,應該是咖啡和可可有提神作用,再配上柔滑如絲的乳酪內餡,美味得有如被天使溫柔地拉上了天堂。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櫻花青檸芝士蛋糕

IMG_6550

婆娑紅塵苦    櫻花自綻放
苦の娑婆や 桜が咲けば 咲いたとて

——日本.小林一茶

櫻花之美,自三月始;嫣然粉紅,散落四周。日本的春天是圍繞櫻花開始的,三月起由南部的福岡、長崎、廣島、大阪,春風徐徐吹送,一路綻放至中部東京、長野,慢慢向北,五月份至北海道札幌為止。櫻花季節不長,通常在初開後一星期便會盛開,接着花瓣漸漸凋零散落。櫻花給了日本文人很多創作靈感,詩人小林一茶的俳句「苦の娑婆や 桜が咲けば 咲いたとて」是我最喜愛的:即使世間盈滿災難和苦痛,櫻花依舊沿着生命軌跡如期綻放,以其短暫的美麗,與紅塵作伴,為悲傷的人帶來點點歡欣。日本人不忍看見櫻花之美殞落,於是在櫻花盛開時,摘下最新鮮嫩紅的花瓣,醃漬起來,使它嫣紅的美麗得以保留。然後,吃貨有福了——和菓子、清酒、macaron、布甸、啫喱、蛋糕、雪糕、麵條、果醬,通通被櫻花染成少女心的粉紅色,看着都覺得甜甜的。雖然櫻花花瓣其實無味,但確是賞心悅目。

Continue reading

紅黑桑子可可蛋白霜餅 Chocolate Raspberry & Blackberry Pavlova

img_5848

        今年,我又做生日蛋糕給自己吃了。

        我十二月生日,是一年裏最歡樂喜慶的日子。全城都為聖誕節暗暗期待着,派對、旅行、交換禮物,獎勵自己過去一年努力工作、認真生活、盡情玩耍,也勸勉來年要繼續勇敢面對艱難和挑戰。去年生日我做了一個很夢幻的紫薯抹茶脆脆蛋糕,抹茶海綿蛋糕夾入真材實料的紫薯餡,再以紫薯忌廉抹勻整個蛋糕,面層鋪上bling bling的星星糖和漸變色粉紅meringues。現在回想起來,不論是做蛋糕的手法還是拍照技巧都極有待改進,但與朋友一起吃,還是覺得非常美味。

Continue reading

Matcha Madeleine 抹茶瑪德蓮小蛋糕

life-078

            週末深夜,夜闌人靜。家人都睡下了,第二天也不用上班,難得的輕鬆時刻,我很喜歡躲在廚房裏,靜靜地烤點蛋糕曲奇。從雪櫃掏出雞蛋、牛油,架起Kitchenaid,篩麵粉,秤砂糖,準備工夫煩瑣細碎,卻是紓緩壓力的極佳方法。

今次做的是Madeleine,抹茶味的。材料、步驟都簡單,但正因為簡單,用料和技巧都需要講究,才能做出純粹的美味。Madeleine是法國最家常的甜點,下午茶時間,大人喝茶,小孩喝牛奶或果汁,都以Madeleine為茶點。新鮮出爐的Madeleine,貝殼狀外形,表層有點脆,一掰開,蛋味和牛油香一併迸發,讓人忍不住一個接一個地吃。自這款甜點傳至國外,便開始衍生不同口味,朱古力、蜂蜜、鮮橙、藍莓、薰衣草、伯爵茶。我在廚櫃翻出了在奈良買的抹茶粉,一打開罐子,是亮麗的淺綠色,微澀的滋味正好平衡Madeleine的濃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