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倫敦.Fortnum & Mason Diamond Jubilee Tea Salon:經典英式下午茶的優雅

IMG_2235 (1)

這是晚上8點半的倫敦,天色晴朗。

倫敦真是個適合散步的城市。

IMG_2230 (1)

IMG_2226 (1)

IMG_2233 (1)

初夏五月,陽光普照但清風送爽,日照長,往往晚上9點才漸漸天黑。我在Carnaby Street的印度餐廳Dishoom飲飽食醉,本來打算走出路口坐巴士回家的,但沿途景色太迷人,英式古典建築,樹木林蔭,這條街鑽鑽那條道逛逛,不自覺地愈走愈遠,到了泰晤士河畔,大笨鐘和London Eye旁邊。已是晚上8:30,體力真心撐不住,於是過了Westminster Bridge,坐巴士回家早早睡覺,調整時差。因為第二天book了Fortnum & Mason中午時段的英式下午茶,調好身體狀態才能好好享受。

 

Fortnum & Mason是英國著名的茶葉商,在倫敦中心地段Piccadilly設有獨棟4層的高檔食品百貨公司;1-3樓賣茶葉、餅乾、糖果、餐具、香水 :

IMG_2249 (2)

IMG_2252

IMG_2251 (1)倫敦只是我的第一站。抱緊這念頭,才忍得住手不把每種口味的shortbread都買回家。

第4層則是Diamond Jubilee Tea Salon,經營着享譽倫敦的英式下午茶。最經典的三層下午茶盛惠49磅一位,包括5款手指三文治,中間原味和葡萄乾Scones配草莓果醬和lemon curd,最上層5款小甜點,還可以在他們的cake carriage挑一片大蛋糕,當然還有無限續水的好茶。不喜歡甜食也可以選Savoury Afternoon Tea,甜scones換成煙肉雞蛋和番茄芝士味。

IMG_2253

IMG_2255

            Tea Salon的裝潢以Tiffany blue為基調,擊中少女心。Weekday的中午時分,來吃afternoon tea的自是遊客比較多,眼前所見的確甚麼國藉的客人都有,而侍應姐姐依然客氣而得體。

IMG_2254

IMG_2256

我點了經典款afternoon tea後,侍應姐姐遞來厚厚一本tea list,黑茶、烏龍、紅茶、綠茶、白茶,還有他們自家調製的混合茶葉Fortnum’s Famous Blends;我挑了混合茶葉裏的Royal Blend,侍應姐姐替我下單時親切地補上一句:「不喜歡的話待會可以換喔。」

 IMG_2257

茶來了,另有牛奶和糖可調成奶茶。

IMG_2263

接着,力大無窮的侍應姐姐一連提着兩個餐架,分別是三層的茶點,和草莓果醬、lemon curd和clotted cream。這個畫面,超夢幻的。

IMG_2261

IMG_2262

三層下午茶,由最底層的鹹點吃起。這裏的鹹點是5款finger sandwiches:

IMG_2273 (1)

Fortnum’s Smoked Salmon

Cucumber with Mint Cream Cheese

Glazed Ham with English Mustard

Rare Breed Hen’s Egg Mayonnaise with Chives

Coronation Chicken

Coronation Chicken當然是我的至愛,而其他的smoked salmon、青瓜等餡料,其實是濃淡得宜的配搭。我的經驗是,英式下午茶看起來份量不多,吃起來會飽到上頸,所以我沒吃早餐就直奔而來,這盤三文治狼吞虎嚥地吃光,便向中間那盤scones進攻。

 IMG_2265 (1)

我是個偏好鹹食的人,剛才在Classic和Savoury Afternoon Tea之間掙扎許久,最終還是割捨不了草莓果醬 + clotted cream盤繞在scone上面,一口咬下那股幼滑又鬆脆的滋味。

Scone由中間一刀橫切成兩半,先狠狠抹一層clotted cream;clotted cream是增肥聖品,當我們平常吃的蛋糕上的忌廉含脂肪量是35%的時候,clotted cream的脂肪含量是64%,快比得上牛油了,所以它的質地比普通忌廉來得硬,但又比牛油軟滑。Clotted cream上再分別舀一點草莓果醬和lemon curd,平衡了clotted cream的濃膩。Lemon Curd是以蛋黃、糖、檸檬汁和皮打成,因為含蛋,香味很濃,與樸實的scone很配。

IMG_2270 (1)

眼利的侍應姐姐看見我瞬間空盤,”would you like to have another plate?” 沒錯,49磅+12.5%服務費一位的下午茶,自然可以無限refill,把afternoon tea吃出brunch加dinner的架勢。茶也喝光一壺了,請姐姐換成另一種茶葉CHAI,以對付頂層這盤甜點:

IMG_2266 (1)

最前面這款,熱情果mousse cake,因為有酸勁十足的熱情果加持,酸甜得宜;其餘的實在太甜了,把我給齁得甚麼都嚐不出來。

隔壁兩位客人點了鹹版下午茶,並很好人地讓我拍照:

IMG_2271 (1)

上層的甜點給換成了鵝肝、三文魚macaron、蘑菇撻、蟹肉沙律和腰果芝士蛋糕,看上去好吃多了。

即使我沒怎麼吃甜點,也是飽得不得了 (三文治和scones我都各添了一份)。我得承認我改不了貪小便宜的性格:我留意到每桌奉客的草莓果醬和lemon curd都是原樽新開的,他們應該不會收回去然後讓下一個客人享用吧。他們會把吃剩下的草莓果醬和lemon curd丟掉嗎?既然下午茶可以無限refill,那這兩樽草莓果醬和lemon curd也應該屬於我的吧。得到侍應姐姐一句”Of course yes”,我帶着勝利的心情,提着戰利品離開,準備坐巴士前往Notting Hill。

 

海鹽黑糖燕麥拖肥曲奇

IMG_6097

IMG_6093

            由大學時期開始涉獵甜點烘焙,逐步逐步向高難度挑戰。蛋撻的撻皮,要以最少的動作最快的速度,把麵粉和牛油「捽」成麵糰,別讓指尖的熱力影響撻皮的酥鬆;麵包,要搓揉出漂亮的筋性,調配合適的發酵溫度,懂得看烘烤時的火候;多層忌廉蛋糕,天啊,烤出一個綿密鬆軟的海綿蛋糕,平均片開,把忌廉逐層抹平、唧花,要求的技巧多樣,需要大量練習。失敗得愈多,就愈有動力去把它做好,然後愈做,就愈覺得好玩。歷盡千帆,經過各式高難度烘焙洗禮,有時也會懷念大學時期最常做的曲奇、muffin和brownie。

Continue reading

Matcha Madeleine 抹茶瑪德蓮小蛋糕

life-078

            週末深夜,夜闌人靜。家人都睡下了,第二天也不用上班,難得的輕鬆時刻,我很喜歡躲在廚房裏,靜靜地烤點蛋糕曲奇。從雪櫃掏出雞蛋、牛油,架起Kitchenaid,篩麵粉,秤砂糖,準備工夫煩瑣細碎,卻是紓緩壓力的極佳方法。

今次做的是Madeleine,抹茶味的。材料、步驟都簡單,但正因為簡單,用料和技巧都需要講究,才能做出純粹的美味。Madeleine是法國最家常的甜點,下午茶時間,大人喝茶,小孩喝牛奶或果汁,都以Madeleine為茶點。新鮮出爐的Madeleine,貝殼狀外形,表層有點脆,一掰開,蛋味和牛油香一併迸發,讓人忍不住一個接一個地吃。自這款甜點傳至國外,便開始衍生不同口味,朱古力、蜂蜜、鮮橙、藍莓、薰衣草、伯爵茶。我在廚櫃翻出了在奈良買的抹茶粉,一打開罐子,是亮麗的淺綠色,微澀的滋味正好平衡Madeleine的濃郁。

Continue reading

脆脆鮮奶球

img_5435

            我並不是一個很喜愛吃麵包的人。琢磨第二天早餐吃甚麼,是我每天晚上最熱衷做的事:皮蛋瘦肉粥、雞湯米粉、涼拌米線、炒滑蛋配巴伐利亞白香腸,最重要是一杯moka壺煮出來的咖啡。帶着這樣的念想,流着口水進入夢鄉,第二天再艱難也能爬起床。麵包,似乎從不在我的早餐名單上,即使出去連鎖店吃早餐,也會要求店員把多士換作蘿蔔糕。麵包店賣的,不論菠蘿包雞尾包豬仔包墨西哥包,咬下去都是「來又如風,離又如風」,吃完就像一陣風般吹過了無痕,獨殘餘一股人造香精味於舌尖上空餘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