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雕醉雞卷

IMG_0559.JPG

            我不懂品酒,但酒量卻是挺好的。成年之後,我喝酒的次數一隻手算得過來,但一到了意大利這個酒香迷人的國家,與好友去bar來杯小酒聊聊天,就變成很日常的事。

 

意大利的bar並不是男男女女在舞池中間拿住酒杯搖搖曳曳那種,而是很時尚健康的社交場所:晨早是提供咖啡麵包三文治,中午有意大利麵和pizza等輕食,到了傍晚就是aperitivo時段:點上一杯雞尾酒,bar提供芝士、火腿、麵包、沙律、炸海鮮給客人下酒。Aperitivo其實是晚餐前喝點餐前酒、吃開胃點心的時段,不過大多時候跟朋友聊得太開心,把晚飯都給忘了。有一次全班同學約了aperitivo,由傍晚6點喝到晚上11點,小菜點了一盤又一盤,紅酒白酒沒停過續杯。意大利的酒真好喝,結束了才發現自己喝了整整一瓶紅酒加大半瓶白酒。雖然走得搖搖晃晃,但臉也不怎麼紅,神志清醒地走了半小時回家去。自此,雖仍不貪杯,卻也開始欣賞好酒的醇香。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桂花冰糖蜜蓮藕

img_0099

 

            過了三十歲,我漸漸覺得,年輕時讀過的書、走過的路、去過的地方、經歷過的事,會給你的臉容增加了比化妝品更深刻的色彩。最近清理電腦裏的照片,2004至2016,逐個資料夾翻開,就是一個女人青春不再的血淚史邁向成熟的里程。我並不能說歲月不殘忍,但也希望歲月帶走一些美好時,我也能盡力留下另一些美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