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桂花釀 + 桂花釀燜雞翼

IMG_2999 (1)

       

        香港的四季不甚分明,但在送走炎夏的第一道涼風吹來時,我還是習慣性地做起了桂花釀。

秋風一起,萬物開始沉寂,桂花卻怒然綻放,香氣在涼意中飄散,把每一吋空氣都泡得軟糯香甜。現在秋天愈來愈短,養一罐桂花釀,即使秋天走了,但仍把秋意留住。媽媽說小時候做桂花釀用的都是鮮桂花,一層白糖一層桂花醃漬,鮮桂花在時間的灌溉下慢慢滲出水份和花香,與白糖融為一體,舀一小勺做湯圓、做桂花糖,或是簡單地泡水喝,都是物資貧匱的年代帶給她一絲甜美的回憶。然而,傳統一層白糖一層桂花的醃漬方法,只適用於鮮桂花;滿地高樓大廈的香港,我還是認命地從南貨店買來金黃燦燦的乾桂花。白糖也不管用了,得自己用冰糖熬糖蜜。冰糖放小鍋裏,加水,大火煮開,再小火慢熬,攪拌至濃稠,趁熱倒入乾桂花,密封養好。乾桂花在高溫下激出香氣,冰糖熬的糖漿又特別甜美滋潤,與桂花香很相配。

Continue reading

北非香辣番茄焗蛋 Shakshuka

IMG_3235 (1)

        前兩個月去澳洲墨爾本旅行,親身體會到當地豐盛的早餐文化。沒有一家咖啡廳沒有提供多元化又色彩斑斕的早餐的,不論是想吃甜的還是鹹的都能滿足。一個人的旅行,胃只有一個,能吃到甚麼我都隨遇而安,很是看得開。只是在離開墨爾本前一晚,一位曾於墨爾本生活的好友發來照片,極力推薦The Hardware Societe的Baked Eggs早餐,讓第二天一早趕飛機的我覺得有點可惜:小小的鐵鑄鍋內是燉番茄醬,面頭打了雞蛋,蛋黃流溏,還有烤杏仁片裝飾;鐵鑄鍋旁還放了兩塊大大的酸種麵包。根據好友的描述,番茄醬裏有西班牙辣腸、菠菜、芝士,還帶有「很exotic」的香料味道,酸、甜、辣、香共冶一爐,用烤過的酸種麵包沾來吃,往往吃到停不下來。

Continue reading

日式芝士蛋糕 (原味/抹茶)

IMG_3211 (1)           

            最近做日式芝士蛋糕做上癮了。上次做了個無麵粉版本的,被吾妹不客氣地評為「一個好大嘅芝士梳乎里,唔係芝士蛋糕囉」。我很記得我還在唸中學時,吾妹還是小學生,香港首次興起日式芝士蛋糕風潮,專門店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間間大排長龍;賣的芝士蛋糕外表樸實無華,淡淡的黃色,沒有任何裝飾,一入口卻不得了,綿彈鬆軟,芝士味濃,不膩也不過甜,我們一家可以一天KO一個。

Continue reading

意大利奶酪菠菜豬肉烤釀巨型貝殼粉

IMG_3157 (1)

            天氣一轉涼,家裏的焗爐就忙活起來——其實一年四季我的焗爐都非常勞碌,只是春夏兩季大多烘焙蛋糕餅乾;到了秋天,就特別想做烤焗的主菜。你想想,春雞在焗爐烤至皮脆肉嫩,烤五花腩的油脂徐徐滴落,羊架在高溫熱力下散發香氣,千層麵的醬汁烤至滾燙,冒起可愛的泡泡,從焗爐取出的一剎那是多麼誘人,令人在秋涼之際,食欲大增。千層麵是我每年入秋必做的菜,前年熬了一鍋番茄肉醬 (ragù alla bolognese),烤了肉醬千層麵;去年則買來各種野菌,做了白汁雜菌素菜的版本。今年,我正思忖要做點另類的口味,竟然在超市喜見這種巨型貝殼粉:

Continue reading

無花果生火腿松子蜂蜜配意式烤麵包片 Crostini with Figs, Ricotta, Prosciutto, Honey and Pine Nuts

IMG_3086 (1)

            互聯網時代,才驚覺世界之大。最近在國內的烹飪論壇瀏覽,見識南北兩方飲食習慣盡不同,單是一道「番茄炒蛋」放糖與否,已經吵得不可開交。廣東、廈門等南方人表示「絕對要放糖,太酸怎麼吃」,但北方人和關中人卻說「番茄炒蛋不是都放鹽的嗎?」、「吃到甜的番茄炒蛋都要吐了」。不止番茄炒蛋,連糉子和豆腐花都有激烈的「鹹甜之爭」:普遍來說,南方人嗜甜,糉子可以蘸糖吃,豆腐花一定是吃甜的;北方人對於明顯的甜味避之則吉,豆腐花是放蝦皮、榨菜、醬油和辣油的,對糉子蘸糖吃表示無法理解。

 

Continue reading

烤番茄濃湯配蒜香芝士麵包

IMG_3031 (1)

            香港最近的天氣,一下子變涼了許多。我把躺了一整個夏季的竹蓆撤走,薄被子換成毯子,存在雪櫃的蕎麥麵和雪糕趕快清倉,我期待已久的冬天啊,終於要來臨了。乍暖還寒時候,又讓我想起意大利那個每天下雪的寒冬。

Continue reading

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市場的香料店Gewürzhaus,好玩到樂而忘返

IMG_2916 (1).jpg

外國的市場,一向令人著迷。五彩斑斕的蔬果層層疊疊,一隻隻醃火腿高高懸掛,辛香料散發迷人香氣,新鮮牛柳豬排整齊排列,鮮花繽紛怒放,漂亮得像一座藝術建築;但賣的都是生活所需,帶有最貼地的人間煙火。兩者揉合在一起,最能讓我體會一個城市的風俗面貌。英國倫敦的Borough Market、意大利博洛尼亞的Mercato di Mezzo丹麥哥本哈根的Torvehallerne,都使我念念不忘。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市亦如是。 

Continue reading

澳洲墨爾本.袋鼠肉初體驗

IMG_2962

第一次來澳洲,沒有直奔動物園看袋鼠,反而直奔市場尋找袋鼠肉的蹤跡。袋鼠為澳洲獨有,本應受到如熊貓般的國寶待遇,但過度繁殖,數量比澳洲人口還要多;食量超大,路過的地方寸草不生;隻隻都一身肌肉,企起身有兩米高,周圍蝦蝦霸霸,澳洲政府不勝其擾,鼓勵國民捕獵袋鼠,食其肉、拆其骨。然而,澳洲人廚藝大抵襯不上澳洲國寶袋鼠,怎麼做都是難吃,銷量差到爆,好幾每天逛超市都見着一盒盒袋鼠原封不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