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菠蘿包.可可抹茶金龜菠蘿包

IMG_2008 2

IMG_2017 2

            還未過年,我家的雪櫃已被鋪天蓋地的各式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椰汁糕黃金糕棗泥糕紅糖年糕攻陷。去年,我還很優哉悠哉地做了蘿蔔糕芋蝦,團年飯有改良版的茄汁煎蝦碌。自家手做的食物自有其魅力,我家人不多,但也很從容地吃光了。2017年,我媽的社交圈子變得非常廣闊,往往比我還忙,不是約了哪個阿姨喝茶,就是去唱K、打乒乓球、去旅行,天天如過年般開心。媽媽的朋友都熱情大方,送起禮來毫不手軟,我家雪櫃現在塞滿了華麗X椰汁年糕、添好X蘿蔔糕、美X年糕、鴻福X芋頭糕、聖安X黃金糕、各家媽媽自製的棗泥糕和年糕,還有其他從街市雜貨店買來的零零碎碎糕點。大家都懂得精明的送禮之道,例如根本沒人喜歡吃但不知為何每年還有人送的藍罐曲奇、瑞士糖和嘉頓家庭什餅,總是A送我藍罐曲奇,我轉手就送給B;我送瑞士糖給C,C就會轉送給A,三三不盡,六六無窮,生生不息。今年的糕點,媽媽留下朋友自家製的,其餘悉數送人,但不敵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最近我們吃糕已吃得嘴歪歪,心裏不禁哀嚎,難道真的日日吃糕到正月十五嗎?姨媽姑姐來拜年,各種糕一字排開任揀嗎?一想到那畫面就飽了八成。

 

Continue reading

媽媽的枝竹羊腩煲

IMG_2003 2.jpg

            嚴寒襲港超過兩星期,全城都在10°C以下的天氣瑟縮發抖。暖水袋暖手蛋電暖爐喝熱水,羽絨冷帽圍巾雪靴,全副武裝樣樣齊,卻好像還是不太頂用。香港的冷是潮濕的,無孔不入,能穿透層層衣物冷到你心裏去;空調大多沒有暖氣,穿得再多也好,椅子冰涼、床冰涼、坐廁冰涼、電腦冰涼,就沒有一處是暖和的。每天清早要把自己從溫暖被窩挪出來,都是一場又一場惰性和意志的角力。尤其是我屬寒涼體質,手腳冰冷是常事,就更覺得這個冬天難捱。

 

Continue reading

蒜香辣椒橄欖油扁意大利麵 Linguine Aglio, Olio e Peperoncino

IMG_1989 2.jpg

 

            在意大利生活的時候,蒜 (aglio)和橄欖油 (olio d’oliva)是我常往超市補貨的廚房必需品。大蒜和橄欖油的消耗率奇高,皆因每做意大利菜,由最基本的marinara番茄醬,到carbonara煙肉蛋意大利麵、alle vongole白酒鮮蜆意大利麵alla puttanesca煙花女意大利麵,幾乎所有醬汁都始於橄欖油和大蒜:大蒜在橄欖油裏爆香,放進番茄/海鮮/煙肉,倒入白酒/忌廉,最後放羅勒、鹽、黑椒調味。即使是不用開火的pesto青醬bruschetta香烤麵包伴羅勒番茄,搗碎的蒜蓉加橄欖油也是重要的元素——大蒜的香氣貫穿於整道菜之間,突出每種食材的鮮味,最後一抹金黃橄欖油把這些美味都包裹住,一啖入口,油潤清爽,食材在大蒜襯托下,鮮味和香氣在口腔流竄,令人心滿意足。

 

Continue reading

跑到清邁學做菜 (2):A Lot of Thai

跑到清邁學做菜 (2):A Lot of Thai

            清邁第二天,先在Pantawan Cooking School做了一頓美美的午餐,下午跑去做了三小時的spa,神清氣爽,晚上睡得特別好。第三天,以A Lot of Thai Cooking School另一個廚藝課來迎接清邁的美好清晨。來接我的是一輛破破的車:

野菌菠菜白汁千層麵

IMG_1956 2

            野菌,大自然的饋贈。自深山叢林中默默綻放,靜待有心人賞識。也果真有如此饕餮,不惧勞累,於茫茫森林裏虛心地細細尋找,在一眾瑰麗而有毒的菇菌中,慧眼獨具挑出可食用的美味珍饈。

Continue reading

跑到清邁學做菜 (1):Pantawan Cooking School

跑到清邁學做菜 (1):Pantawan Cooking School

我去旅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吃。吃過了,回家,重塑記憶中的味道,逐步摸索,在廚房再把它們做出來,是我生活中最大樂趣。我寫過的幾道泰國菜,《泰式青咖哩鮮蝦》、《泰式炭烤豬頸肉》、《冬蔭功》、《泰式鮮蝦炒河粉  Pad Thai》、《蝶豆花芒果糯米飯》、《青木瓜沙律 Som Tam ส้มตำ》、《泰式豬肉沙嗲》、《清邁咖哩麵  Khao Soi  ข้าวซอย》、《泰式奶茶  ชาเย็น》(天哪我竟然寫了這麼多),都是去泰國旅行時吃過的好味道,足見我對這片土地的人文風景有多熱愛。旅行回家後,想複製一道菜,我會上網搜資料,通常會找到很多種配方和做法;我以對各種食材的了解,挑最靠譜的一個來做。邊做邊試味,畢竟你用的魚露可能比食譜作者的來得鹹,買到的椰漿又稠一點,得一邊做一邊調整。有時一擊即中,味道與當地的相差無幾;有時卻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例如,泰北烤雞 (Gai Yang ไก่ย่าง)和炸雞 (Gai Thod ไก่ทอด),烤雞做過三次,炸雞試過兩次,味道都太單薄,香氣不足,一直攻克不下。這次再去泰國旅行,就是為了揭曉答案,看看當地街頭美味濃郁、層次豐富的烤雞炸雞,究竟是怎麼做的。

聖誕蔓越莓凝乳撻

IMG_1406 2.jpg

            十二月是我最愛的月份。一到十二月,所有人急促的生活步伐開始放慢,雖則如常工作,但人人都滿心期待月底那普世歡騰的節日,並暗自低調地準備:買禮物、做大餐、開party;街上的燈飾亮起來了,暗紅的聖誕花、深綠尖長的葉子,開始裝飾著商店的的櫥窗,大街小巷都縈繞着喜樂的氣氛。聖誕節就是那麼叫人look forward to的一場盛會,燭光、火爐,熏得空氣中暗香浮動,照出一室暖意;還有那一抹瑰麗的聖誕紅,讓人心弛神往。因此,與聖誕紅同一色系的蔓越莓,往往是聖誕大餐的熱門食材。

 

Continue reading

香蕉朱古力拖肥瑪芬

IMG_1393 2.jpg

 

            香蕉是我最愛吃的水果。香甜、軟糯、飽肚,不比柑橘類水果般肉汁豐盈但味道帶酸,香蕉每一口帶來的都是實實在在的質感,那口感有時甚至讓我以為我在吃肉。買香蕉回家的話,我通常都買生的,然後放室溫,讓它們慢慢長出梅花點變熟。唯一的不好處是,買回家時全部青綠綠的,還不能吃,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冒出梅花點,一家人吃蕉的速度趕不上它們熟成之快,香蕉沒兩下就變黑了,軟爛到一拿起剝皮就要跌落地上。面對一堆熟爛到發黑又一時吃不完的香蕉,把它們通通壓爛,拌入麵粉,放進焗爐裏烤就對了。蛋糕、麵包、曲奇都可以用香蕉來做,但最簡單順手的,還屬American Muffin。

Continue reading

貓王香蕉花生醬煙肉三文治

IMG_1335 2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很愛看英文cookbooks。我收藏的cookbooks與中文的烹飪書並不一樣;作者撰寫的每道菜色,都有自己的情感包含在內。菜色有時是與自己的童年回憶有關;有時是描寫自己摸索這道菜的過程,有時是作者在異地旅行嚐過的美食,回家後興致勃勃地做出來,成為自己的一道食譜。Cookbooks這樣寫,比起硬嘣嘣的1-2-3-4步驟教學,多了一些人情味。

Continue reading

韓式焦糖醬燒小薯仔

IMG_0625 3

            對於新薯,我用孜然香葱做過《鍋燒小薯仔》,也以迷迭香和Parmigiano Reggiano做過《迷迭香烤七彩迷你薯仔》,還有很多很多我還未寫到的做法,足見我對這種個頭小小的薯仔有多喜愛。不用去皮,不用刀切,燒水煮熟,只需蘸鹽,已經嚐到清甜粉糯的美味。可能是新薯比較樸實平淡,我大多以絢爛的香料搭配,孜然、辣椒、黑椒、蒜、迷迭香、百里香、牛至,香辣刺激,與煎烤過的薯仔一起,吃得酥脆噴香。不用香料的話,簡單地用醬油、砂糖、蜂蜜熬煮的小薯仔,竟是意想不到的甘甜可口。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