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涼拌馬鈴薯沙律

IMG_4039 (1)

            日本人,混搭澱粉類主食的天份簡直滿分。煎餃子配白飯不奇怪,再加上拉麵配成定食,是普通拉麵店標準配備;和式洋食的肉醬意大利麵,也毫不客氣地給上一碗白飯,讓你把肉醬麵當成菜來下飯;大阪燒 + 炒麵 + 白飯,無論如何一定要有飯就對了;連超市買個照燒雞便當,配菜都可以是薯蓉沙律,唯一能讓你吸收纖維素的,可能只剩下那片墊薯蓉的菜葉子。我妹妹留學日本時連炸薯餅麵包都見識過,這樣說來,炒麵麵包都只是小龍套,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

Continue reading

藍莓希臘乳酪芝士蛋糕

IMG_4053 (1)

            我對芝士蛋糕最初的印象,來自星巴克。20年前的的星巴克,是高、大、上的代名詞,開在市中心商場最亮眼的位置,佈置簡約時尚,氣氛慵懶悠閒;店員一收到下單,即啟動偌大的咖啡機,往杯子吐出新鮮即磨咖啡,同時把牛奶插進咖啡機的蒸氣管子,打起熱熱的奶泡,最後往咖啡一撞,以簡單的拉花結尾,看得大鄉里的我歎為觀止。

Continue reading

煙三文魚牛油果紅石榴沙律配和風柚子醋

IMG_3951 (1)

            柚子 (ユズ),日本料理的重要角色。其果肉極酸,果皮馥郁芳香,清幽怡人,於是被日本人廣泛採用於料理之中,以鹹味、辛辣、酸香,與柚子的柑橘香氣大玩對對碰,放上拉麵、烤魚、燉肉、刺身,為濃厚味道添加一絲絲清新,是我很喜歡的料理元素。當柚子的氣息散佈於各種日本料理之際,我卻一直搞不清楚,日本的「yuzu」,是西柚嗎?還是沙田柚?貨架放滿柚子胡椒、柚子七味粉等製成品,然而一直難見日本柚子真身。直至今年春末夏初之際往東京賞櫻,於菜市場尋寶時,無意中發現「日本柚子」的廬山真面目——

Continue reading

越南炭烤肉餅配涼拌魚露檬粉 Bún chả

越南炭烤肉餅配涼拌魚露檬粉 Bún chả

        相比起生牛肉湯河,我更愛越南的Bún chả。第一次到訪河內,古城三十六街隨處可見熟食路邊攤,滿是令人舒爽的人間煙火氣息。路邊攤大多是中年婦女獨力支撐,肩負兩邊擔挑就開檔了,一個擔挑是火水爐作煮食,另一個則是放食材、調料、碗筷等用具。我越過一檔檔湯河、Bánh mì、捲粉、炸春卷,被難得一見的男檔主吸引得停下腳步——竟然有不去喝咖啡嘆世界,而與老婆一起捱世界的越南男人,絕對要光顧支持。  

海鹽大白兔糖雪糕

IMG_0943

        已經很久沒吃大白兔糖了。我一向不喜甜膩,但實在無法抗拒大白兔糖那股甜甜的奶香。糖紙兩邊一扭,露出食用米紙包裹的奶白色糖果;小時候我覺得這張紙超神奇,明明是紙,為甚麼能吃呢?放進嘴裏,米紙味道淡淡的,會慢慢在舌尖溶化,之後才嚐到大白兔糖的甜美。這種絢麗的甜,自幼稚園吃過第一顆大白兔糖,便植入腦海中,揮之不去。

Continue reading

泰式早餐豬肉串燒 หมูปิ้ง

IMG_3879 (1)

Youtube is amazing。自從它在我的頁面推介了一部內地熱播的美食紀錄片《早餐中國》,我一口氣把35集追看完畢,至今仍不時重溫。每集5分鐘,採訪全中國各地非一線城市的平民市井早餐:

Continue reading

四川麻辣口水雞

IMG_3892 (1).jpg

還在唸大學的年代,正宗的川菜剛剛在香港興起。比起以前一眾面目模糊的「京川滬菜館」,風格鮮明得多:水煮魚、口水雞、川北涼粉、夫妻肺片、蒜泥白肉、辣子雞、毛血旺,辣椒捨得放,花椒是真的麻,紅油厚厚的浮在湯湯水水上,使不嗜辣的香港人大開眼界。正因為香港人不嗜辣,所以嗜辣的我往往一個人來學校附近的川菜小店吃,點一份我最愛的口水雞,配一碗白飯,或是酸辣粉加蒜泥白肉,吃完一身汗流浹背,痛快淋漓。

Continue reading

熬一鍋火辣醇香的四川麻辣紅油

IMG_3895 (1).jpg

        一過端午,香港開始了漫長的酷暑——所謂漫長,很有可能到12月聖誕節還能穿短袖的那種——高溫,加上濕氣,連吸口氣都不舒爽,整個人懨懨的。週末中午,我懶洋洋躺在沙發上,聽着窗外蟬鳴,肚子餓得咕咕叫。打開冰箱,有黃瓜、有鮮麵條,簡單做個麻辣涼麵吧——其實,上星期我自己熬的那瓶麻辣紅油,還沒機會試試,淋一點在涼麵上,想想都胃口大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