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ing Challenge III: 甘薯雪芳蛋糕

Baking Challenge III: 甘薯雪芳蛋糕

            番薯,根植自泥土中,樸實、貼地、實而不華,外表灰頭土臉的,每一個都岩岩巉巉。洗淨,撥開表面的泥土,經過高溫烘烤,把番薯內的水份烤走,糖份轉化成糖漿,游走至番薯全身,出爐時還帶着滾燙的焦糖香氣。撕開黑黑的表皮,熱力竄出,然而不管多燙手都阻擋不了想快點把它撕開放進嘴裏的衝動。那股香甜,隨着軟糯的薯肉竄入口腔,帶來實在的滿足感,整個人都像泡了蜜一樣。

泰式芥蘭肉片豉油炒河粉 Pad See Ew ผัดซีอิ๊ว

IMG_1468 2

            Pad See Ew是我上次去清邁度假時,在「A Lot of Thai」烹飪學校學做的。「Pad」是「炒」,「See Ew」就是粵語的「豉油」,由此可見是受到廣東移民傳過去的做法所影響。帶有華裔血統的廚藝課導師Yui是這樣說的:「相比起有名的Pad Thai,其實泰國人更愛Pad See Ew;Pad Thai那酸酸甜甜的滋味,某程度上也是迎合外國遊客的口味而調整出來的,本地人比較喜愛以豉油、蠔油、老抽炒的河粉,因為自小奶奶、外婆就是這樣做的。」

  Continue reading

Baking Challenge (II):法式蘋果玫瑰撻

Baking Challenge (II):法式蘋果玫瑰撻

在上一篇《巴黎布蕾斯特榛子皇冠泡芙 Paris-Brest》中,提及過吾母不喜甜品的程度,簡直世界級。她痛恨朱古力的苦味,連試吃我的tiramisu也是很勉強地挑走可可粉才吃一口;厭惡檸檬、西柚、蔓越莓等一切柑橘漿果的酸味,所以我在聖誕節做的蔓越莓凝乳撻是完全沒碰過。直至上星期我做了皇冠泡芙,看着她把榛子奶油內餡一口一口往嘴裏送,才讓我發覺,媽媽不是不愛甜點,她只是純粹喜歡蛋、奶、糖、雲呢嗱煮在一起的style——沒錯,就是蛋奶糊 (custard、pastry cream、crème pâtissière,隨便你怎麼叫) 的味道。其實關於我和媽媽的甜品之戰,有如裹腳布一樣長:遙想當年,我第一次做泡芙 (profiteroles),在我還未把pastry cream擠進去,她已經大勺大勺送進嘴裏了,完全不管我辛辛苦苦做好的泡芙殼;吃蛋撻,她總是從容淡定地把甜甜的蛋餡舀出來吃,然後把撻皮順手交給我們姐妹倆,真是個任性的小孩。雖然我倆還是會暗自吐嘈,但見她真心愛吃,倒也不忍多說甚麼。  

Baking Challenge (I):巴黎布蕾斯特榛子皇冠泡芙 Paris-Brest

IMG_2123 2.jpg

            我媽媽有着純粹的粵菜胃口,對西式甜點完全沒興趣。不論我做了蛋糕餅乾布甸還是雪糕,她會往我這邊瞧一瞧,「做得挺好看的」(而不是「看起來挺好吃的」),然後逕自走開;我常打趣說她應該是世上唯一一個不愛巧克力和甜品的女性。她對於我每星期為了更新文章而大煮特煮的行為其實不甚贊同,一來費錢,二來費時間,最重要是怕我把甜點做出來,會進化成我肚子上的游泳圈。

Continue reading

勇氣無疆的美味情書:《魚翅與花椒:英國女孩的中國菜歷險記》

勇氣無疆的美味情書:《魚翅與花椒:英國女孩的中國菜歷險記》

            《魚翅與花椒:英國女孩的中國菜歷險記》是一本很難用三言兩語來形容的好書。先從作者的背景說起好了:扶霞.鄧洛普 (Fuchsia Dunlop,「扶霞」是她給自己起的中文名字),英國人,劍橋大學英國文學系畢業,及後在倫敦亞非學院獲中國研究碩士學位,1994年取得獎學金前往中國四川大學就讀一年。  

玫瑰花牛油酥餅

IMG_2062 2

            我是不喜歡吃零食的。同事去日本韓國泰國歐洲旅行買了手信回來,我可以擱在桌上三個月都不動一下,坐在我後面那零嘴吃不停但很瘦很瘦的妹妹往往看不過眼,搶去吃了;一包薯片放家裏一個月,一家人都吃不完。我主要是不喜歡糖果、餅乾、薯片放進嘴裏,一咀嚼,就把口水都吸乾的感覺;各種糖分香精吃得口腔非常不舒服。然而,最近被朋友請我吃過這個: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人的旅行.南邦府:孤懸絕嶺的絕美佛寺 Wat Chaloem Phra Kiat Phrachomklao Rachanusorn

IMG_1530 2

            泰國清邁以東的南邦府 (Lampang ลำปาง),山峰延綿,而且地勢陡峭,大部分高山幾乎都以直角90度矗立在地平線上,令人望而生畏。虔誠的泰國人偏向虎山行,把他們對佛祖最崇敬的心意,化成寺廟,名為Wat Chaloem Phra Kiat Phrachomklao Rachanusorn。這座廟聳立在南邦府這些陡峭山峰的頂端,使寂寥的高山更添一絲莊嚴。

Continue reading

韓式甜辣醬炸雞塊 (양념 치킨)

IMG_2033 2.jpg

            年初一,我家傳統是開油鑊炸芋蝦、蛋散和蝦片。我在廚房一邊炸,來賓在客廳一邊吃,瓜子糖果小餅乾,剛烤好的菠蘿包,還有媽媽煎的蘿蔔糕芋頭糕年糕黃金糕——過年就是要放開胸懷、拋開所有健康意識大吃特吃啊。我家一年才開一次油鑊,皆因太麻煩。平時想吃炸物,出去買一點過過嘴癮就好,一開爐熱油,絕對要把想吃的都炸上一遍,才對得起所費的煤氣和時間啊,也只有過年前後有這心力、食力和氣氛了。所以,待芋蝦、蛋散和蝦片都炸好,我盯着那鍋還很乾淨的熱油,不甘心就此收手。於是,挖出了雪櫃的兩隻雞腿,來做KFC炸雞好了。

 

Continue reading

黃金菠蘿包.可可抹茶金龜菠蘿包

IMG_2008 2

IMG_2017 2

            還未過年,我家的雪櫃已被鋪天蓋地的各式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椰汁糕黃金糕棗泥糕紅糖年糕攻陷。去年,我還很優哉悠哉地做了蘿蔔糕芋蝦,團年飯有改良版的茄汁煎蝦碌。自家手做的食物自有其魅力,我家人不多,但也很從容地吃光了。2017年,我媽的社交圈子變得非常廣闊,往往比我還忙,不是約了哪個阿姨喝茶,就是去唱K、打乒乓球、去旅行,天天如過年般開心。媽媽的朋友都熱情大方,送起禮來毫不手軟,我家雪櫃現在塞滿了華麗X椰汁年糕、添好X蘿蔔糕、美X年糕、鴻福X芋頭糕、聖安X黃金糕、各家媽媽自製的棗泥糕和年糕,還有其他從街市雜貨店買來的零零碎碎糕點。大家都懂得精明的送禮之道,例如根本沒人喜歡吃但不知為何每年還有人送的藍罐曲奇、瑞士糖和嘉頓家庭什餅,總是A送我藍罐曲奇,我轉手就送給B;我送瑞士糖給C,C就會轉送給A,三三不盡,六六無窮,生生不息。今年的糕點,媽媽留下朋友自家製的,其餘悉數送人,但不敵數量以幾何級數增長,最近我們吃糕已吃得嘴歪歪,心裏不禁哀嚎,難道真的日日吃糕到正月十五嗎?姨媽姑姐來拜年,各種糕一字排開任揀嗎?一想到那畫面就飽了八成。

 

Continue reading

媽媽的枝竹羊腩煲

IMG_2003 2.jpg

            嚴寒襲港超過兩星期,全城都在10°C以下的天氣瑟縮發抖。暖水袋暖手蛋電暖爐喝熱水,羽絨冷帽圍巾雪靴,全副武裝樣樣齊,卻好像還是不太頂用。香港的冷是潮濕的,無孔不入,能穿透層層衣物冷到你心裏去;空調大多沒有暖氣,穿得再多也好,椅子冰涼、床冰涼、坐廁冰涼、電腦冰涼,就沒有一處是暖和的。每天清早要把自己從溫暖被窩挪出來,都是一場又一場惰性和意志的角力。尤其是我屬寒涼體質,手腳冰冷是常事,就更覺得這個冬天難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