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番茄濃湯配蒜香芝士麵包

IMG_3031 (1)

            香港最近的天氣,一下子變涼了許多。我把躺了一整個夏季的竹蓆撤走,薄被子換成毯子,存在雪櫃的蕎麥麵和雪糕趕快清倉,我期待已久的冬天啊,終於要來臨了。乍暖還寒時候,又讓我想起意大利那個每天下雪的寒冬。

Continue reading

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市場的香料店Gewürzhaus,好玩到樂而忘返

IMG_2916 (1).jpg

外國的市場,一向令人著迷。五彩斑斕的蔬果層層疊疊,一隻隻醃火腿高高懸掛,辛香料散發迷人香氣,新鮮牛柳豬排整齊排列,鮮花繽紛怒放,漂亮得像一座藝術建築;但賣的都是生活所需,帶有最貼地的人間煙火。兩者揉合在一起,最能讓我體會一個城市的風俗面貌。英國倫敦的Borough Market、意大利博洛尼亞的Mercato di Mezzo丹麥哥本哈根的Torvehallerne,都使我念念不忘。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市亦如是。 

Continue reading

澳洲墨爾本.袋鼠肉初體驗

IMG_2962

第一次來澳洲,沒有直奔動物園看袋鼠,反而直奔市場尋找袋鼠肉的蹤跡。袋鼠為澳洲獨有,本應受到如熊貓般的國寶待遇,但過度繁殖,數量比澳洲人口還要多;食量超大,路過的地方寸草不生;隻隻都一身肌肉,企起身有兩米高,周圍蝦蝦霸霸,澳洲政府不勝其擾,鼓勵國民捕獵袋鼠,食其肉、拆其骨。然而,澳洲人廚藝大抵襯不上澳洲國寶袋鼠,怎麼做都是難吃,銷量差到爆,好幾每天逛超市都見着一盒盒袋鼠原封不動:

Continue reading

墨爾本的早餐,是讓我早起的最大動力

IMG_7671

九月的澳洲,剛剛從冬天甦醒過來。尤其是南端的墨爾本,中午還是陽光普照的,一早一晚還是冷得懾人。我不知道這樣的天氣是否促進了墨爾本早餐業的發達,只見街頭巷尾,處處都見質感的咖啡店,提供優質咖啡是每家咖啡店的根本,五花八門的早餐才是戲肉,讓墨爾本人抵着寒冷也要爬出被窩,迎接新一天的來臨。我去旅行一向奉行「日不上三竿誓不起床」,但墨爾本的店往往傍晚六、七點便關門,唯有死死地氣調教鬧鐘,不過一想起到處都有美味的早餐,才讓我心甘情願一些。

Continue reading

川蜀麻辣紅油涼麵

IMG_2863 (1)

            一潑豔麗亮澤的紅油,是我對四川成都最深刻的回憶。這份回憶帶有一股獨特的、濃重的香料氣味,不止是紅辣椒的辣,還有花椒、八角、茴香、甘草、丁香、荳蔻的奇香,沉韻悠長。我在成都吃到的美食,幾乎都會放這麼一抹紅油,肥腸酸辣粉、缽缽雞、擔擔麵、川北涼粉、冷鍋串串、夫妻肺片;四川人是調製複合味的高手,甜、酸、鹹、鮮,比例不同,配搭一系列辛香料,化為魚香、麻辣、怪味、椒麻、糊辣等味型,最後撥下紅油,緊緊把食材鎖住。那股辣並不是一味死衝的辣,反而溫柔又有性格地與千變萬化的味道融為一體,令人精神一振。

Continue reading

夏日彩虹素菜Pizza

IMG_2827 (1)

意大利人對於pizza非常固執,這我知道。菠蘿是萬萬不能放的,不用番茄醬底改用千島醬是旁門左道,薄餅做成厚餅簡直罪無可恕。我也不喜歡美式厚餅pizza,油膩厚重,總覺得這是使pizza變成垃圾食物的元兇:在意大利吃的pizza都薄薄的,一人一個剛剛好;然而,就像美藉韓裔廚師David Chang在他的節目《Ugly Delicious》裏所說,美食的世界本來就是無限大,意大利媽媽所堅持的番茄醬 (sugo al pomodoro)加水牛奶芝士 (Mozzarella di Bufala)加羅勒 (basilico) 當然正宗,但亦不能否認,傳統以外的創新做法也可以很美味。David就毫不諱言自己愛吃Domino’s的美式pizza,還跑去採訪Domino’s後廚製作過程,他家的pizza由麵糰、搓餅、準備配料、烹調製作也很用心。說到底,人人對「好吃的食物」定義不同,但是否用心,卻人人都吃得出來。

Continue reading

丹麥哥本哈根.令人眼界大開的風景美食,還有物價

IMG_2675 (1)

IMG_7422 (1)

IMG_2693 (1)

IMG_2669 (1)

誰能說哥本哈根不漂亮,一抬起相機,處處都是風景。

來丹麥原非我本意。只是航空公司開通了香港直飛哥本哈根航線,優惠大特賣,機票平到笑,於是打算以丹麥為跳板,去一趟英國和意大利。歐遊最後兩天半,留給哥本哈根,全因耳聞丹麥那高得嚇人的物價,不敢久留。一到埗,Starbucks一杯小小的咖啡加一個牛角包的價錢,瞬間讓我眼前一黑:

Continue reading

韓式辣炒五花肉

IMG_2842 (1).jpg

            我在冬天出生,又被中醫斷定體質超級寒涼,所以當朋友每每吃辣吃到喉嚨痛上火燥熱,辣椒對我卻是一味良藥,那股火辣的刺痛一沾上味蕾,旋即渾身舒爽。一個人要吃甚麼才對身體好,身體自己最清楚。除了辣椒,胡椒、花椒、肉桂、薑、大蒜、芥末、大葱這些溫補之物,通通都是我喜愛的食材。辣,其實是一種痛覺而非味覺;很多菜式只要沾上辣,其美味會以幾何級數攀升:酸辣粉、口水雞、冬蔭功蒜香辣椒意大利麵、麻婆豆腐、墨西哥Chili con carne辣豆醬,連一碗簡單的油渣麵也得添上一勺辣菜甫來畫龍點睛;要是拿走裏頭的辣椒,光想想也胃口全無。辣可以令食物更加美味,因為吃辣的疼痛令人類感到酣暢的愉悅和戰勝疼痛的力量,就像一場又一場與危險擦身而過的冒險旅程,那種刺激也真叫人心馳神往。

Continue reading

濃醇宇治抹茶雪糕

Matcha Ice Cream.JPG

一抹青翠的綠,驟眼看去,都能消減盛暑的炎熱。我對甜點並不算熱衷,但雪糕卻是例外的——誰能抵抗那股透心涼的清爽呢。從懂得做雪糕開始,每年盛夏,投票做哪種口味的雪糕是我家的大事,士多啤梨、檸檬、椰子、香橙、桃子、菠蘿、香蕉,色彩繽紛,果香四溢,水果雪糕一向都超有夏日氣息,所以很受歡迎。今年,我把目光投向那一小瓶在廚櫃裏珍藏已久的,中村藤吉抹茶粉

Continue reading